{maxcms:load head_news.html}

最新资讯

陪女领导打麻将

陪女领导打麻将 这个也是十年前的事了,不过到现在我还是念念不忘。  那时候刚毕业不久,分配到单位工作,也没有自己的地方,就和一个男同事住在单位里。夜里也没有什么可娱乐的。我们有一个女同事,比我们大六岁左右,当时也就27岁左右,我们都叫他“鸿姐”,人长得很漂亮,听说她在读书的时候还是学校的校花..

植树就爱上了他

植树就爱上了他   那1年﹐我大学刚毕业﹐被分派到北京的一个厂里工作。第一天上任﹐我就注意到他﹐叫张钊﹐只比我大几岁﹐看起来老实稳重﹐长得几分帅气。他在厂里已经干了好几年﹐经验丰富﹐大家都很敬重他。  北京的沙尘暴日趋严重﹐政府发动厂里的员工上山植树﹐我们一群人带着树苗﹐铁锹等工具上山﹐一路..

女同事是南方人

女同事是南方人 在97年因为工作关系,我从内地的一家单位调到广州的平行单位工作。那一年也是我首次感受南国的相对发达的经济环境,以及真正体验南方那种夜夜笙歌的美好生活。我的单位有个特点:有一些涉外业务,对外语的要求较高,公司职员大多具有海外背景,在这些留过洋的思想开放的男女们的带动下,单位里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