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魔法学院
魔法学院
 斯里兰德学院曾经是魔法界名极一时的存在,但因为很多年前的特殊事件导 致了学院的销声匿迹,【莎拉】是本校的助教,也就是她母亲【瑟莉尔·利斯莱 尔】的助手,【瑟莉尔】在收到消息后遭受到了沉重的打击,但事件却在不断恶 化,与本校教师长【阿格斯·奥格斯特】有着秘密协议的看门人【奇洛】,因为 自己的私欲将魔法师的克星破魔石手镯戴在了【瑟莉尔】的手上。

而得知事情走向的【阿格斯】却选择了什么都不做,困扰着他多年的问题终 于在主角的身上得到了线索,在一系列实验后他喝下了主角留在治愈教师【妮尔 ·宾思丽】的血样,而主角方面则因为无意中招惹到了校长的儿子【奎尔斯·米 修斯】而麻烦不断,看似平静的校园却不断的涌现出层层黑幕。

「不要!住…住手!」

奎尔斯瘫坐在血泊中,满脸恐惧的看着我,我的手中,是一把由寒冰组成的 长剑,他颤抖着继续求饶着,但嘴唇才刚刚分开,冰剑便刺入了他的肩膀,哀求 变成了惨叫响彻在周围,我毫无犹豫的拔出冰剑划出一条寒光,他的右臂变如同 一根破败的朽木,飞到了一侧,大量的鲜血顺着整齐的切口喷洒而出,他不敢相 信的看着不远处的断臂,再看看自己正在喷血的肩头,竟然停止了喊叫,他的双 眼不可思议的睁到了极限。

「你…」

只有一个字,他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冰剑已经从他脸颊的一侧划到了另一 侧,逐渐错位的五官狰狞而怪异,那空空如也的右臂似乎还想抓向我,转动的身 体使得血液喷溅到我的眼前,一片血红,直至血液渗进我的眼球,刺痛感让我睁 开了双眼。

又是这个梦,最近几天我一直在做类似的梦,从撞见奎尔斯后我基本失去了 之后的记忆,我能记得的最后的事情,是索恩试图用冰牢将我困住,之后便是一 片空白,现在我才想起阿格斯之前对我说过的一句话,他发现我时并不是只有我 一个人,他没有继续说下去,难道那个梦是真的?

阿格斯,突然提出要对我单独授课的他,最近几天却没有出现,莱丽跟我说 阿格斯病了,可能需要休息几天,我已经被安排回了班级的课程,阿格斯在此之 前教我的魔法确实给了我很多帮助,但其中穿插的一些咒语,让我有了种不详的 预感。

读取记忆的咒语,我最近侧面的问过罗斯,但罗斯却说从来没听说过有类似 的魔法,即使有也肯定会被作为禁忌咒语,这不禁让我将最近发生的事情串了起 来,如果操控师杰斯特真的曾是斯里兰德的学生,那么阿格斯的那本笔记,很可 能就是各国要求学校交出的魔法书,但阿格斯为什么要特意教给我,而如果梦是 真的,阿格斯为什么又要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来帮助我?他还特意问过我胸口的印 记,那是修在封印我的魔血时留下的印记,这么说来我曾经进入到杰斯特的记忆 中时,他有提到过龙之瞳这个词,难道这种魔法只有拥有龙血的人才能使用?也 就是说杰斯特也是封印者?

虽然这都只是我的推论,但如果我是对的,至少这些事情都解释的通了,如 果阿格斯也知道这些,他现在又在计划着什么,我需要弄清他的目的,或许我可 以读取他的记忆?最后一堂课程我已经能够轻松的突破猿猴兽的抵抗,但它毕竟 是一只野兽,我现在还不知道被我施展的对象会有什么感受,如果是人,咒语又 会怎样,但杰斯特曾经将我从他的记忆中赶了出来,我必须小心的行事。

罗斯和我吃过早饭便去了之前的破魔石训练场,罗斯告诉我因为之前小组表 现良好加上我的突然缺席,没有多余候补学生的情况下校方只好暂时判定我们小 组不战而胜,而这次考试的分数将直接影响婕伊的奖学金申请,虽然这些日子婕 伊都没有开口,但她多少有些心神不宁,这不战而胜的结果恐怕也是她用身体从 费奇那换来的。

婕伊今天却是出乎意料的晚来了,作为班长的她一直十分积极,罗斯也感到 了一丝惊讶。

「班长,你竟然来晚了,今天的比赛可是很重要啊」

「我知道,罗斯同学你只要不要拖后腿就好了」

婕伊的反击倒是依旧犀利,似乎没有太大问题,她转头看了看我。

「仁同学没问题吧,如果身体不舒服我可以请老师再推迟两天」

「啊…我没事」

「班长真是的,怎么只关心仁不关心我」

婕伊白了罗斯一眼,转而走去了准备室,周围的学生也越来越多,因为阿格 斯的缺席,本次的比赛由魔药课的老师莱姆斯·唐克主持,有些年迈的他倒是一 脸慈祥,他用那一如既往的缓慢声音说道。

「罗斯同学,对方小组已经来了,如果准备好你们去准备室等候吧」

「哦,好」

罗斯答应着拉着我进入了等候室,婕伊已经在熟悉着咒语,脸上坚毅的表情 告诉我今天的比赛十分重要,我转头看了看罗斯,他也收回了平时嘻嘻哈哈的态 度,开始检查自己身上的物件是否齐全。

「话说,我们今天的对手小组是谁?」

「咦?我们没有告诉过你么,肯定是忘记了,今天估计会有苦战,对方可是 被称作冰玫瑰的菲欧娜·西尔维娅,不过这个外号你可别在她面前说,这外号不 仅仅是因为她的那头蓝发和冷傲态度,她的冰系魔法可以说是历代学生中最出众 的」

「我记得她上次在比赛时主用的是雷系魔法啊」

「哦,那是因为她觉得没必要吧,基本还没人能顺利的从她的冰魔法下获胜 呢,算了,不要灭自己的威风,你自己可要注意着点」

婕伊只是坐在那静静的听着,显然此刻的她十分的紧张,如果她在这一战输 了,奖学金恐怕就完全泡汤了,而她付出的努力恐怕也就会成为泡影,我也检查 了一下手上的乌晶戒指,它的重量明显又增加了,似乎我在失忆期间释放了大量 的魔力,没过多久,外面传来了热烈的掌声,门口处的教师助理点头示意我们可 以出场了。

穿过狭长的走廊,婕伊走在最前面,我和罗斯则跟在后边两侧,我可以看出 婕伊的手在微微颤抖着,罗斯似乎也发现了这点,小声地对我说道。

「菲欧娜一直都是班长在奖学金申请方面的对手,但她们一直没有正面交锋 过,而班长每次都因为自己的努力在学分上占着一点优势,这次托你的福你可要 好好表现啊,不然有我们好看的」

「我?」

「对啊,一般来说我们班和他们班是很难分到一起的,这次你的缺席打乱了 分配的顺序」

说话间,我们已经走到了场上,场地中间为一块开阔的空地,硕大的破魔石 柱竖立在环绕在周围的巨石群中,台上的学生高兴的鼓掌欢呼着,毕竟这不是他 们的战斗,他们可以放心的享受这一刻,而台上的男生们则向对面吹着口哨,一 头淡蓝长发的菲欧娜昂首挺胸的走了出来,每一步都会让胸前的双峰带起微微的 颤抖,黑白相衬的学生制服紧实的包裹着她的完美曲线,似乎这身校服就是为了 她而设计的,她的身后跟着的是上次见过的眼镜男和一个同样十分漂亮的女生。

他们为菲欧娜起的外号并不是没有原因的,此时的她就站在我们的前方不远 处,但她的眼中却充满着一份拒人千里之外的寒气,她用冷漠的眼神淡淡的扫视 着我们,最后停在了婕伊的脸上与她四目相交。

「咳咳」

台上发出一声响亮的咳嗽声,莱姆斯老师看了看已经准备好的我们,然后对 他旁边的中年男助手点了点头,男人轻轻的打开手中的魔法书,一个光球从书中 飞出,在天空中爆发出一阵耀眼的光芒,而战斗也随着光亮一触即发。

「他们还没有相互行礼呢」

莱姆斯旁边的费奇小声的说着,莱姆斯皱了皱他那原本已满是皱纹的眉头缓 慢的说道。

「喔…瞧我这记性」

突如其来的战斗让我们都愣了一下,但能站到此时大家也都是战胜过不少小 组的,稍顿之后几个人立刻分散的跑开,一边使用着最基础的魔法掩护自己。

短暂的魔法交火后,场中间已经空无一人,我此时的位置无法看到罗斯和婕 伊,刚刚四处飞驰的火球打乱了我们的原定路线,我加强了听力,已经有脚步声 在向我靠近,十步,五步,那个戴着眼睛的男生出现在我右侧的石头后方,他手 中早已蓄势待发的火龙对着我疾驰而来,但我已经提前听到了他的到来,和他那 呼呼作响的火焰。

火龙顺着他的手臂方向飞出不远后,在他的脚下早已准备好的冰墙瞬间冷却 着周围的空气,他吃惊地后闪了一段,火龙被冰墙隔断了后续的法力支撑,被我 轻松的用冰盾隔开,随即顺着他的方向甩出三个冰枪,冰枪顺利的融入冰墙后向 另一侧飞刺而去,可由于冰墙的阻隔我无法判定是否击中了他,但随即冰墙后亮 起的明亮火光否决了我的预期。

冰与火交锋产出的水雾顺势彭开,弥漫在巨石之间,但水汽同样遮挡了他的 视线,他不得不靠在石墙上四处试图寻找我的位置,加强瞳力后的我清楚的看到 了他的位置,嘴角忍不住的微微翘起,急速冷却的空气让他颤了一下,此时他才 发觉自己正处于极易凝结的水气范围内,他连忙摆出一道风墙企图吹散水汽,但 舍弃吟唱的后果太过明显,在风力还没有聚集前,他已经被我的冰牢术稳稳地困 在了里边,我理解他此时的无奈,因为我之前也曾经被杰斯特用相同的魔法困住 过,但此时不是同病相怜的时候,因为在后方不远处已经听到了罗斯的喊叫声。

当我穿过几个转折后,看到了罗斯正惊慌的奔跑着,嘴中的咒语却一直没有 停下,虽然如此,但我却知道追击他的女生并没有占得优势,亮蓝的落雷每次都 只能打在罗斯的身后,而罗斯比较厉害的一点就是他可以在吟唱咒语的时候在脑 中将风系魔法同时默念,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他的魔法看似愚钝甚至无法舍弃吟 唱,但威力与速度却要猛烈许多。

眼前的这个女生显然也低估了罗斯,她脸上带着一丝如同从菲欧娜那学来的 自信笑容,试图将手中的雷剑抛出去,但此时罗斯结束了吟唱,他猛地停下脚步 转身将手中的十字光牢甩了出去,十字光牢是中阶光系魔法中最长的咒语,虽然 它的在释放时没有华丽的震慑感,就像一个普通的光系魔法弹,但它的速度是所 有中阶魔法中最快的,即使如此因为它的咒语长度实在太长,在速攻中人们往往 会舍弃这个魔法。

当雷剑疾驰的穿刺光球时,女生吃惊的睁大了双眼,湛蓝通透的剑体在经过 光球时被吸了进去,而光球的速度仍在加快,风系魔法的加持让这个魔法产生了 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就在女生还在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时,光球已经击中了她 的腹部,瞬时之间,从女生的身体内爆发出四道圣光,华丽的光线组成了一个巨 大的十字架,而在巨大的光芒十字架上,还蔓延着刚刚被吞噬的雷系魔法残留的 电流,如果没有破魔石的效果,恐怕女生此时早已被电昏过去了。

这个被人轻视的咒语在此时大放异彩,引来了台上的一片欢呼,十字光牢本 身是并没有攻击力的控制魔法,但其可以吞噬接触的魔法作为附属能力,罗斯对 我露出一个夸张的笑脸,让我想起他曾经对我说过的,『这些咒语之所以存在是 有原因的,人们不重视不代表不重要,我就喜欢这些被忽视的咒语,可以出其不 意,哈哈』。

「看来是我小瞧了你们」

菲欧娜的声音突然从身后响起,在喜悦之余我竟然放松了警惕,没有察觉到 她的靠近,随着声音而来的还有那寒冷的空气,她的身体外环绕着一层寒气,让 她整个人看起来闪闪发光,婕伊在哪?难道已经输了?

地面极速的凝结着,而凝结过的地面开始冒出尖锐的冰刺,罗斯此时躲到了 我的身后,说道。

「靠你了,我可不会火系魔法」

中阶魔法师一般最多只能学会三种属性的魔法,罗斯修的是风系、光系和土 系,而我学的是火系,冰系和雷系,婕伊同样也会火系魔法,怎么会这么快败下 阵来?很快我的疑问便得到了解答,我释放的火龙术竟被弥漫而来的寒气硬生生 的压制了下去,她的冰魔法太过强大,似乎已经不是中阶魔法的范围了。

「跑」

这是我本能反应下对罗斯做出的回答,他吃惊的咦了一声,但依旧听话的瞬 移了出去,而菲欧娜则径直向我追了过来。

「让我见识一下你的能力,你可是最近的话题人物」

不知是我的错觉还是怎样,她的语气中似乎带着一丝气愤,难道一直是话题 人物的她因为被我抢去了风头而产生了嫉妒?这倒是让我想起了曾在酒馆听一个 男人说过的话『那么漂亮的女人脾气都大得很呢』,不过细想一下。除了安娜以 外,即使是西莉娅也偶尔会任性的发脾气。更不要说杰西卡…

我在闪过几个冰刺后发现无法摆脱她,她不断的扬起冰锥向我刺来,但好在 我武者的能力能让我敏捷的闪过每一击,如果是普通的魔法师恐怕早已被叉成冰 刺猬了,而她对我的不断闪避也产生了不快,嘴里说着。

「你只会躲么,算什么男人」

我回过头给了她一个尽量灿烂的笑容,这让她显得更加生气了,嘴里小声的 吟唱起咒语,她的双手在胸前比划出一个三角形,而在双手之间开始极速凝聚出 一个蓝色的光粒,我在书上见过这个魔法,这已经是高阶咒语的范畴了,她果然 已经不只中阶魔法师的水平了,就在她准备向我释放魔法时,身后突然响起了罗 斯的喊声。

「我准备好了!」

她惊讶的回头看了一眼罗斯,此时的局面对她十分不利,但罗斯为何不发动 偷袭让她一时不解,但我此时已经一个瞬移移到了她面前,又是一个出乎意料的 举动,一般魔法师都会习惯性的拉开距离,我此时的行为让她一时不知我有何目 的,本能的向后使出瞬移,但随即她发现了我的打算,罗斯此时在她的身后立起 一面高大的土墙,她的瞬移无法穿过物理的实体被阻挡下来,而我手中缠绕的闪 电让她惊慌的看向四周。

在我一路逃跑时在地面留下了很多刻有雷系符文的铁珠,为了更快的聚集雷 电而设下的陷阱,一心想要秒杀我的她则忽略了这些小东西,而此时则是她付出 代价的时刻,既然已经看出了我的目的,她同时也只能全力以赴拼了,双手将早 已聚集的光球推出,但我此时已经近在咫尺,左手用力的敲向她的手腕,将光球 推离了轨道,右手的闪电立刻引起了周围符文的共鸣,带有强力闪电的一掌立刻 拍到了她柔软紧实的腹部,闪电随之迅速蔓延。

其实这一掌本不能碰到她的腹部,因为她的体外还罩有一层寒冰罩,凭借那 些雷电虽然能勉强突破但不足以对她造成伤害,但我用带有能量的一掌将其强行 打破,虽然有些胜之不武,但她的样子实在太过高傲,让我忍不住想给她点颜色 看看,当然最重要的是这场比试关系着婕伊的奖学金,不允许我放水。

这一切的进展几乎都在罗斯的计划之中,之前在准备室里,罗斯就已经将收 集的情报和计划说了出来,除了菲欧娜外的其他两人,虽然也很厉害但都有着明 显的弱点,一个轻敌一个近视,四眼会火系魔法,所以用冰系和他对峙很快就会 模糊他的视野,女生则一直受菲欧娜的保护变得有些轻敌,只要开始显露出不敌 很快也能找到她的漏洞。

至于开始就遇到菲欧娜的那人,只能自求多福尽量拖延,因为她的弱点实在 很难收集到,而人数压制就成了唯一的优势,虽然使用了一些作弊手段,但这场 比赛终于还是顺利结束了。

台上不可思议的安静了几秒,随即发出了热烈的欢呼,罗斯哈哈的笑着向台 上挥着手,菲欧娜则不敢相信的瘫坐在那,她还无法理解为何寒冰护盾会被轻易 打破,如果我只是打破护盾的普通一掌,她完全有着逃脱的机会,婕伊此时也被 解除了束缚走了过来,她的脸上换掉了赛前的那份不安,也洋溢着胜利的喜悦。

「不敢相信,菲欧娜竟然输了,第一次吧」

「没办法吧,对方两人也很强啊,即使是她也没办法吧」

「刚刚的光系十字架是什么?」

「我记得是十字光牢,没想到击中后这么帅」

「是啊,那么偏门的咒语竟然也有人用」

「他们三个人真乱来啊,也难怪菲欧娜也被打的出其不意」

「哈哈,不过偶尔能看到冰玫瑰换掉那冷傲的表情也真难得啊」

「你小点声,小心有你好受的」

台上像炸开了锅一样的激烈讨论着,我向菲欧娜伸出了右手,她抬头看了看 我,眼中的迷茫很快又恢复了那份冷漠,但依旧抓住我的手站了起来。

「这次是你们赢了,是我太轻敌了,但…算了,恭喜你们」

最后的恭喜你们说的有些生硬,显然她不常说出这样的话,中间的停顿她显 然还是对我打破盾的情况有些不解,但最终没有问出来,说完后她便转身离开了 赛场,眼镜男和那个女生悻悻的跟在后面离开了场地,我们三人也在热烈的欢呼 声下离开了场地,而瑞得此时则满脸笑容的等在休息室。

看到瑞得灿烂的笑容,罗斯也高兴的赢了上去。

「怎么样,信我没错吧」

「哈哈,真没想到真让你小子赢了,喏,这是你的那份」

瑞得将一个小袋递给了罗斯,里面发出银币相碰的清脆响声,显然这次瑞得 又私下开赌注赚了不少,毕竟菲欧娜是个大热门,婕伊皱了皱眉眉头说道。

「瑞得同学你还在干这种事情啊,小心被老师发现开除你的学籍」

「别这么说嘛,婕伊同学,我也只是赚些生活费而已,我又不像你的成绩那 么好,几乎每次都能拿到奖学金」

婕伊还想继续说教,单被罗斯打断了。

「你这次肯定赚了很多吧,托我的福,最近有什么有趣的事情说来听听吧」

「你小子每次都趁机套我的情报,不过这次确实是托了你的福,那就告诉你 一些好了」

「嘿嘿」

「要说最近最大的事情,就是外面发生了第二起爆炸事件,情况和卡瑟兰差 不多,但这次是在深山中,还好没有人员伤亡,不过据说有人在爆炸前看到了巨 大的魔兽在山上出没,似乎和当时从卡瑟兰逃出来的怪物有关」

第二起爆炸?如果和卡瑟兰的情况相似,难道又有封印水晶遭到了破坏?而 他提到的魔兽又是怎么回事,难道从嗜血矿洞逃出来的那几只怪物在继续破坏封 印水晶?这说不通啊,他们只是暴走的野兽而已,又怎么会做出这么具有目的性 的行为。

「另一件事嘛,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奎尔斯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校方似 乎已经开始秘密的寻找他,就连他那高阶魔法师的保镖索恩也一同消失了,至今 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的下落,据说最近奎尔斯和一个学生发生了冲突,前段时间 一直在找他,随后就消失了,恐怕那个学生是关键」

那个学生就是我…不过奎尔斯真的失踪了,最近的梦恐怕是真的了,为什么 我会一点也记不得了,上次的昏迷和以前的魔血发作也不同,我是完完全全的失 去了意识,而且魔血明明已经被封印,那又是什么让我变成那样,我能感觉到梦 中的那份无情和冷漠,也与之前的愤怒与嗜血不同。

我必须知道那晚发生了什么,但阿格斯最近仍旧拒绝见任何人,而我则需要 一个可以实验记忆读取的人,一个普通人,或许我该去商业街那里碰碰运气,我 和罗斯婕伊打了个招呼便离开了,这次的胜利给了我们一天半的休息时间,我必 须要好好的利用这点时间,出了训练场我便直奔商业街而去,但没走出多远,我 就看到了一个现成的目标。



黑暗,无尽的黑暗,瑟莉尔睁着双眼,至少她觉得自己睁开着双眼,她的眼 睛看不到任何东西,只有无尽的黑暗,她的眼睛被滴入了噬光草磨成的药水,可 以短时间内让眼睛失明,但是他们每天都有在给她滴入,就是为了不让她看到他 们的样貌,但她知道那些男人多半是学校的学生,而这些天进入到她体内男人的 数量,更是她从来没有想到过的。

或许只是同一批人,又或者是不同的人,但她不知道,现在他们甚至不会说 话,好像她只是一块令人泄欲的肉体,她不知道何时会发生什么,只有最开始的 前两天,她看到过奇洛那枯瘦的老脸,和两名其他班级的学生,开始她还努力的 抵抗,但随着体力的消耗,她已经没有力气阻止昔日的学生,将那年轻的肉棒插 入自己的体内。

破魔石手镯,多么讽刺的存在,自己赖以生存的魔法,在一块石头面前变得 毫无作用,她没想到那看似不起眼的看门人,却在偷偷的出售校内的书籍,并且 收集着那为数不多的破魔石碎片,他嘲笑过她,当他最初将那丑陋年迈的肉棒插 入自己体内时,他嘲笑她,当他肆意把玩着她的双乳时,他嘲笑她,当他强迫她 趴在床上,将那浓稠的精液灌入她体内时,他嘲笑着她,他说出了自己多年的恶 行,就像一个做了件大事等待父母夸奖的孩子,只是自己不用夸他,他已经感受 到了满足。

女儿离世的痛苦感还没有消退,却已被这无尽的折磨替代,她开始失去了对 时间的感知,每次听到门响,她都会心中一寒,只有奇洛会对她说话,无声,才 是最可怕的,那就意味着接下来,会有一双手开始在自己的身上游走,有时或者 更多,当那黑暗中的舌头舔遍她的身体后,他们会将肉棒插入自己任何可以操弄 的地方,嘴吧、小穴、屁眼、乳房,有时她甚至试着从肉棒的大小来判断这个人 是否侵犯过自己,但这个念头却让自己苦笑,如果她笑得出来的话。

她想过自尽,让这痛苦直接结束掉,但她不甘心,奇洛给她带来的痛苦让她 不甘心,痛苦在逐渐转换为仇恨,但有时奇洛会对她很温柔,帮她擦拭使用过的 身体,喂她吃饭,甚至帮她清理方便后的私处,但她明白这不是爱,这扭曲的事 态发展让她更加坚定了活下去的想法,她要亲自手刃奇洛,她要揪出侵犯过她的 每一个男人,即使自己身败名裂。

她曾经是受人瞩目的美女魔法师,她的样貌让全校的男生为之倾倒,最后她 嫁给了自己心爱的丈夫,有了可爱的女儿,甚至一家人到了最著名的的魔法学院 任教,直至多年前的事件,丈夫因为无法接受校长的决定离开了学院,但她却选 择了留在这,为了女儿的教育,她知道作为魔法师没有比斯里兰德更加出色的学 院了,但女儿爱上了一个年轻的冒险者,而那充满刺激的冒险旅程最终害她失去 了生命,而自己也沦为了一个人肉便器,想到这,她不禁流下了眼泪,泪水划过 眼睑微微刺痛着,但她甚至没有能力去擦拭它。
【未完待续】